廣州長城寬帶官網網站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風口與隱憂同在,冰火兩重天的新零售未來如何?

來源:百度行業新聞 2019-07-19

文/孟永輝

對于新零售的篤信讓越來越多的玩家們開始加入到了它所鼓動起來的浪潮當中,在互聯網紅利落幕的大背景下苦苦掙扎著的人們試圖通過擁抱新零售來緩解面臨的尷尬。

盡管人們對于新零售的未來相當篤定,但是,對于互聯網式發展模式的盲目自信又讓他們不愿意放棄“互聯網+”的模式。于是,我們開始看到表面上是在做新零售的項目,而實際卻是在用互聯網模式進行操作。

幾乎可以確定的是,這種假借新零售之名行互聯網之實的項目雖然在資本市場上可能會受到青睞,但是,對于廣大用戶來講,如果這種模式無法給他們帶來好的產品、好的體驗,他們依然不會買單。

從這個角度來看,決定新零售究竟可以走多遠的并不是現階段究竟可以拿到多少融資,擁有多少的用戶量,而是要看我們所做的新零售的項目是否能夠給用戶帶來好的產品和服務。

然而,當下新零售的玩家們并沒有真正意識到這一點,很多人僅僅只是將新零售看成是填補互聯網紅利落幕的一種替代品。

很顯然,從這些人加持新零售初衷來看,他們或許早就已經背離了新零售最初的本意。一旦新零售不再是以用戶的消費升級和需求升級為驅動力,所謂的新零售或許已經走在了失敗的路上。

新零售如火如荼,新的隱憂早已形成

各色投資機構不斷加注新零售市場的投資,各家互聯網巨頭不斷加大對新零售市場的布局最終讓新零售市場呈現出了如火如荼的發展狀態。

毫無疑問,當下如火如荼的新零售市場是后互聯網時代最炙手可熱的一個領域。盡管在外界看來,新零售市場火爆異常,各種玩家貼身搏殺,但是,在這樣一種火爆市場的另外一面,新的隱憂或許早已形成。

過度地關注資本的偏好,卻忽略了消費升級的背景。幾乎所有的新零售玩家都在將資本的投資偏好看成是他們深入到新零售領域的唯一目標,從某種角度來看,新零售儼然已經變成了一種獲得融資的手段,而不是破解電商時代困境和難題的解決方案。

當新零售將資本偏好看成是唯一目標,忽略了對于用戶需求升級和消費升級的關注,所謂的新零售或許已經變味了。

始終以資本的投資偏好為導向,忽略了新零售本身的運行規律,最終讓所謂的新零售正在淪為一種資本的傀儡。

不斷出現的所謂的新零售模式、不斷涌現的新零售平臺、不斷涌現的新零售技術其實都是新零售正在從一個新物種淪為一種概念的明證。

因為無論新零售是多么地依賴資本,但是,最終新零售還是要落腳在用戶需求上。

當新零售玩家們不再以用戶的基本需求為終極導向,而是僅僅只是迎合資本的投資偏好的時候,所謂的新零售或許已經失去了它最初誕生之時的最為原始的本意。

因此,所謂的新零售并不能夠僅僅只是一味地關注資本的投資偏好,而是應該更多地去關注用戶需求的改變以及用戶的消費升級。

只有通過將自身的發展模式與用戶需求升級的大背景結合在一起,所謂的新零售才能找到成長的土壤。

一味地以B端用戶為對象,忽略了C端用戶的真實需求讓新零售浮于表面。盡管已經過去了幾年的時間,并且整個新零售行業都在講下沉,但是,新零售當下的狀態都在告訴我們所謂的下沉或許并不存在,所謂的新零售依然停留在賦能平臺的搭建上。

如果僅僅只是將新零售看成是一個賦能B端的工具和手段,但是卻對C端用戶的真實需求熟視無睹的話,所謂的新零售或許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平臺化的存在,不再是一個真正能夠給C端用戶帶來真正改變的解決方案。

如果僅僅只是將新零售看成是一個賦能B端的方式和手段,卻不去思考新零售本身究竟可以給C端用戶帶來多少改變的話,所謂新零售或許已經淪為了另外一種平臺化的物種,與“互聯網+”時代的所有物種一樣并無任何創新的地方。

我們看到,現在很多的新零售平臺僅僅只是簡單將B端用戶看成是他們在產業互聯網時代的新的用戶對象,卻忽略了更深層次的C端用戶的需求的改變。

當新零售僅僅只是浮于對B端用戶進行這樣那樣的賦能,卻忽略了這些賦能究竟可以給C端用戶帶來哪些真正意義上的改變。

所謂的新零售或許又淪為了另外一個與互聯網模式相雷同的存在。

一味地關注對B端的深度賦能,忽略了這些賦能的真正效果,所謂的新零售或許早已淪為一種概念和營銷層面的存在,對于C端用戶來講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內涵與意義。

對于產業鏈把控的無力,最終讓新零售淪為所謂的賦能平臺。新零售與電商的一個最大的區別在于它能夠深度參與到行業當中,并不是向電商平臺那樣僅僅只是做商家和顧客的撮合。

如果新零售失去了對于行業的深度參與,僅僅只是一味地搭建平臺,通過將盡可能多的B端用戶聚集到自身的平臺上面,實現賦能手段與B端用戶的撮合,那么,所謂的新零售或許已經淪為另外一種概念。

一味地去強調新零售的賦能以及賦能平臺的搭建,但是卻失去了對于新零售產業鏈的全面的介入,所謂的新零售其實已經變成了一個和電商平臺毫無區別的存在。

這個時候,雖然我們將新零售看成是一個新生的事物,但是,在實際操作過程當中已經與電商無異,最終所謂的新零售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層面上的“電商”。

對阿里、騰訊這樣的科技巨頭對新零售的布局和復盤總是可以讓我們找到問題所在,我們看到,當他們加入到新零售戰局之后,便開始了對新零售的不同流程和環節的搭建。

只有建構一個新零售的產業鏈,深度參與到新零售的具體運作過程當中,所謂的新零售才能不會淪為一種所謂的平臺,而是變成了一個可以橫貫整個產業鏈始終的存在。

從表面上,新零售現在的確是后互聯網時代炙手可熱的一個領域。然而,對于平臺和資本的依賴,對于新零售理解的淺嘗輒止最終讓新零售演變成為一種概念。

當我們看到新零售還在如火如荼地發展的時候,卻無法忽視新零售早已隱憂頻現的現實,這種情況的存在最終讓新零售市場的洗牌成為必然。

洗牌成為必然,未來的新零售市場將會如何?

新玩家的不斷加入、對資本的過度依賴都在讓新零售的發展帶入到了一種相當危險的境地里,在這個大背景下,我們可以預見的是未來的新零售市場洗牌將會成為一種必然。

面對這種必然,未來的新零售市場將會向何處去呢?

“三國大戰”或將在新零售市場再度上演。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每一個細分領域的市場競爭到最后必然會上演一場“三國大戰”,所有的競爭最后都淪為巨頭之間爭奪勢力范圍的游戲。在新零售市場當中,這種“三國大戰”或許將會繼續上演。

從當下各大巨頭對于新零售市場的布局情況來看,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巨頭都已經搭建了一個基于新零售為圓心的生態圈,通過這個生態圈,互聯網巨頭們完成了對于新零售領域方方面面的布局和建構。

這種情況的存在即使當下新零售以資本為主導的發展模式使然,同樣是新零售未來洗牌的必然。

隨著新零售布局的完成,特別是隨著新零售市場的競爭開始轉向深度,未來新零售市場的競爭將不再僅僅只是局限在概念和噱頭上的競爭,而是開始更多地依賴技術、產業鏈、盈利模式等真刀真槍的競爭。

只有依賴這些巨頭的領先的技術、全面的產業鏈和創新性的盈利模式,才能在新零售競爭中獲勝,因此,在未來的新零售市場上“三國大戰”將會再度上演。

短期內電商并不會退出,新零售的成熟尚需很長一段時間。盡管電商行業的盈利空間正在被擠兌,但是,電商并不會像外界所期望的那樣迅速退出歷史舞臺,相反,還將會在一定時間內長期存在。

這一點即使在阿里、京東這樣的新零售巨頭身上同樣存在。

從各大公司的財報當中,我們同樣可以窺探到這些端倪。盡管現在電商作為主要的增長極,天花板開始越來越多的出現,但是,電商本身的體量依然是各大電商平臺的盈利大頭。

未來,電商作為一種主要的盈利模式將會一直存在,新零售只會相對較為緩慢地承擔起電商盈利的責任,直到電商行業不再有效。

除了盈利端之外,新零售本身的技術、模式和手段等諸多元素的成熟其實都需要相當一段時間才能真正完成。

從這個角度來看,未來的新零售市場將會持續存在這種以布局、建構為主要主題的階段,因此,所有的新零售玩家必然都需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二元對立的市場形態將會被終結,未來的新零售將歸于統一。我們都知道,電商時代的競爭其實是一種二元競爭的狀態,即線下實體店與線上電商平臺之間的競爭。

隨著互聯網成為一種標配,特別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實體企業看成是標配,未來,這種二元競爭的狀態將會宣告結束。

當新零售時代來臨,特別是隨著線上和線下的打通,未來的商業形態將會呈現出統一的狀態。

隨著新零售的逐漸成熟,特別是隨著線上和線下壁壘的逐漸消弭,未來的新零售市場競爭將會從電商時代的二元競爭的狀態轉變成為一元競爭的狀態。

隨著新零售市場洗牌期的來臨,誰能夠率先完成線上和線下的統一,誰就能夠在未來的市場競爭里取勝。

對于用戶來講,在電商時代,線上和線下是有著根本性的區別的。

隨著新零售的逐漸成熟,特別是隨著線上和線下區別的逐漸消弭,未來的新零售市場將不再僅僅只是線上消費、線下體驗這么簡單,線上和線下差別的逐漸消失將為讓新零售成為C端用戶的消費首選。

新零售如火如荼的發展狀態下,其實已經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挑戰。

如果新零售市場的玩家僅僅只是將新零售看成是一個概念不斷加持,缺少了對新零售未來發展的精準把控,洗牌期的來臨帶來的必然是生與死的較量,只有對新零售有一個清醒的認識,真正把握新零售的動向,未來才能真正獲得長久發展。

上述文章來源百度行業新聞,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东方6+1开奖视频